• 费城老安

费城华人律师披露收紧移民影响美国人口走势

美国人口老龄化加剧,人口增长正在放缓。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一份最新报告称,2043年左右,美国新生人口数量将开始下降。届时死亡人数将超过新生人数。国会预算办公室表示,在此之后,美国的人口增长将仅来自于移民。费城华人移民律师安文焕为你带来最新的移民咨询。


目前人口老龄化问题已经逐渐显现,国会预算办公室称,"未来十年,移民人数约占[预计]人口规模总体增长的四分之三。大约在2032年之后,移民人口在新生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会上升得更高。


导致该现象的原因有很多方面。其中就包括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稳定性。保障机构依赖于美国拥有大量的适龄劳动人口,由此可见,适龄劳动人口越多越好。然而,从现在开始到2052年,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,65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将是25至54岁适龄劳动人口数量的6倍。在未来10年之内,国会预算办公室认为其每年的增长速度将超过20倍,预计适龄工作的美国人的数量增长几乎为零。



与此同时,社会保障局也提供了一份预测报告,但同样不乐观。社会保障受托人意识到,老年人口数量相对于美国适龄劳动人口急剧增长,预测到2035年,美国的社会养老信托基金将被耗尽。


受托人称,在2005年,每个65岁以上的老年人相对应5名适龄工人(25至54岁)。到2030年,这一比例将低于3名,而且将稳步下降。


也许你认为太悲观了,但与其考虑人口老龄化造成的影响,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做些什么。

我不打算讨论关于非法移民等有争议的政治问题。事实上,有些更重要的问题,或者说应该是几乎完全被忽略的问题。


那就是技术型移民。高端技术型人才的移民,我指的是来自中国、中国台湾、德国、乌克兰和印度的科学博士。


以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或亚历山大·格雷厄姆·贝尔(两位都是移民)为参考,我们为何不通过增加,过去所谓的“人才外流”来帮助我们解决人口问题呢。我们曾经年复一年地流失(或挖走)其他发展国家的精英人才和优秀的企业家。


但是你认为我们现在拥有很多德国或日本的工程师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近年来,我们一直处于人才流失的状态。





我们深知,人才引进这样的做法,会使其他国家承受人才流失的结果。

但广泛的经济研究表明,从1850年到1920年,大量移民涌入美国,确实改变了当时的社会经济。


这些影响可以在地方层面上显示出来。伦敦经济学院的经济学教授Sandra Sequeira、哈佛商学院的Nathan Nunn和耶鲁大学的Nancy Qian,早在几年前就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。他们研究了美国各县的移民水平和经济产出。


在该段时间内,移民数量达到一般水平或“中间值”的美国县级地区的平均收入,即使在当前,也比没有移民的县高出20%。而这还是在控制了所有其他因素之后。他们在研究中写到:“从1860年到1920年,移民比例较高的县在2000年的人均收入要明显更高。”

由此很明显看出,我们低估了移民的影响。他们在研究中还发现,那个时期的移民很有可能最终去到较贫穷的地区,这些地区在他们进入之前,经济增长水平就比较低。


而因此反映出的问题,不仅仅是引进廉价劳动力的问题,更是引进技能型劳动力,以及更多的企业家和发明家的问题。1900年的一项调查发现,与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相比,移民成为农民(旧经济支柱)的可能性要小很多。他们更有可能从事技术或半技术型的蓝领工作。


最终在美国所有行业的领先人物中,移民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。1935年,在对1790年以来(即合众国成立以来)出生的人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,移民比出生在这里的人更有可能入选《美国传记词典》。



同时,近期的另一项研究表明,以上的说法是真实可靠的。移民,尤其是技术型移民,是创新和经济增长的强大动力,惠及所有人。从斯德哥尔摩、巴黎到波士顿和加拿大的一组经济学家最近对此进行了研究。他们研究了美国130年来关于经济活力、创新以及移民的数据,包括教育水平和原籍国等问题。


虽然移民总体上对经济增长是积极的,但“移民对创新和增长的影响对于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移民来说也更强。虽然低学历的移民对当地的创新没有明显的影响,”他们发现,“高学历移民(前三名)的影响要比平均水平的移民大一个数量级。”


从1860年到1920年,移民对美国社会经济起到了相当的促进作用。毕竟,这些国家很可能拥有良好的学校、更高的技术和更工业化的经济体,以及更复杂和完善的政治体系。经济学家Scott Fulford(金融消费者保护局)、Ivan Petkov(东北大学)和Fabio Schiantarelli研究了同一时期,即1860年至1920年的大规模移民,并深入到美国县级地区,具体研究移民来自哪里。


报告中称,"研究结果表明,当来自高收入或具有广泛[社会]信任的国家的人数比例增加时,县级地区的人均GDP也会增加。"在县级地区的基础上,他们发现,1870年移民原籍国的人均GDP与该县今天的人均GDP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。"改变县级地区的人口构成,可使其居民在1870年的原籍国GDP增长1%,使该县目前的人均GDP增加0.31%。"



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们一直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。当然,这些举措是应对大流行病和封锁的临时措施。但在2020年,特朗普总统签署了限制H1-B技术移民签证的行政命令,而去年拜登总统仅部分取消了该命令。

然而我们并没有从中获益。


专业研究该问题的经济学家Urbashee Paul称,"那些曾经高度依赖美国H-1B签证而获得财务成功的公司已经迅速适应了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打压,并将他们的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"。她说,最近的研究表明,我们只是将工作和技术工人流向了中国、印度和加拿大。然而,许多国家却并没有优秀的"人才流失"到美国,而这些国家却在享受我们所谓的"人才增长",这就是"被拒绝获得H-1B签证从而造成反向移民涌入的结果"。


人类难以解决复杂的问题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但以上问题并不复杂。甚至没有那么深奥。我们当前人口缺乏,而世界上到处都有高技术人才,对他们的引进,从他们踏入国门的第一天起,就会使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富裕和美好。

5 views0 comments